飞机到厦门后,南航解释是飞机超载

摘要:本报讯(记者 于杰)因为飞机超载,盖先生响应南航倡议下飞机,但未按照南航统一安排住宿,而是自行选择酒店。事后盖先生向南航索要1300元住宿费和200元赔偿金遭拒,盖先生遂将南航起诉至顺义法院。前天,顺义法院判决南航支付盖先生200元赔偿金,并按南航安...

盖先生诉称,今年7月18日,他乘坐南航CZ6160次航班由昆明飞往北京,飞机原定于晚上7点55分起飞,但登机后等了两个多小时仍在地面,南航解释是飞机超载。盖先生说,虽然他对飞机延误的理由难以接受,但为了让飞机尽快起飞,他和十几名旅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当时已是夜里12点多,为了尽早休息,他选择在机场航站楼附近的酒店入住,次日换乘另一架飞机回京。

4月13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再次发生了乘客冲击停机坪事件;

“我们在候机室等了8小时,直到傍晚6时许。车把我们接到酒店,通知说会安排晚餐,结果到当晚八九点都还没吃饭,最后我们只好自己解决。第二天,我们坐上飞机已经是9时许,中午12时左右抵达厦门。到了厦门也不见南航第一时间出面解释,只是派人来说是要补偿我们200元,这太不合理了。”

此后,南航未与盖先生商量补偿事宜,盖先生要求南航赔礼道歉、支付住宿费用以及其他经济补偿,南航未予答复。盖先生将南航告到顺义法院,要求南航承担因航班延误发生的住宿费1300元,经济补偿200元,并承担诉讼费。

盖先生在昆明登上南航的飞机后被告知飞机超载,经机组人员倡议,他和十几名旅客下了飞机,当晚入住机场周边酒店,次日回京。据悉,盖先生已向法院起诉南航索赔住宿费和经济补偿。

记者了解,目前,保险公司提供的绝大部分旅行保险产品,都包含“旅程延误”和/或“旅程取消”保障,旅客完全可以把这类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不过,大多数人对航空延误险并不了解,甚至从未听说过。

前日,蔡先生原定乘坐上午8:40的南航CZ378航班“马尼拉——北京”的飞机,经停厦门。据他介绍,当日早上,他们坐上飞机约20分钟后,机组人员通知说,飞机有故障要维修,所有乘客需下机等候,“飞机里有100多人乘坐,大家都在候机室耐心等候。可等到中午12时许,由于候机室里的空调温度很低,大家的衣服都很单薄,真的是又冷又饿。喊了几次工作人员,希望能提供点水和食物,结果,提供的水跟咖啡,还限每人一杯”。

TAGS:超载下机乘客起诉拒绝南航支付遭致赔偿飞机

推荐阅读

航空延误险在一些发达国家已经较为成熟,目前国内市场上多家保险公司均推出了航空延误险。尴尬的是,国内消费者在购买航空保险的时候,多数并不知道在飞机延误时,保险也可以派上用场。

裘小姐说,补偿款200元是按相关规定补偿的。但是,乘客所提的各种补偿要求也是众口难调,外加针对航班延误所产生的损失,目前也没有一个完善的法规,“我们也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关的政策”。

盖先生向法院诉称,2010年7月18日,他乘坐南航航班由昆明飞往北京。飞机原定于当天19点55分起飞,但登机2个多小时飞机仍没有起飞,南航在昆明机场场站给出的理由是飞机超载。为了让飞机尽快起飞,盖先生和另外十几名乘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南航承诺为下机的乘客补偿经济损失200元,并安排住宿。盖先生说,当时已经夜里12点多,因想早点休息,他自行在机场航站楼旁边的酒店住下,第二天换乘另一架飞机回到北京。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Shenzhen Airlines Ltd.,简称“深航”):因工程机务、航班计划、运输服务、空勤人员四种情况造成的航班延误,延误4至8小时,补偿不超过机票票面价值的30%;延误8小时以上,补偿不超过乘客所持机票票面价值的100%。

据裘小姐介绍,在马尼拉机场的南航工作人员,是由马尼拉地面代理公司雇员的。在飞机延误之后,他们与乘客的沟通不够导致乘客的不满,所以在乘客抵达厦门后,他们也不断地表示歉意。昨日的乘客中,有9人签领了补偿款。至于其他未领补偿款的乘客,凭借登机牌和有效证件,都可到厦门机场南方航空公司柜台领取。

本报讯(记者 于杰)因为飞机超载,盖先生响应南航倡议下飞机,但未按照南航统一安排住宿,而是自行选择酒店。事后盖先生向南航索要1300元住宿费和200元赔偿金遭拒,盖先生遂将南航起诉至顺义法院。前天,顺义法院判决南航支付盖先生200元赔偿金,并按南航安排酒店标准再补偿盖先生300元住宿费。

此后,南航没有主动联系他协商补偿事宜,他打电话要求南航承担飞机延误的全部责任,但对方置之不理。盖先生起诉要求南航赔偿住宿费1300元,并支付航班延误的经济补偿200元。

乘客知道航班延误之后,拒绝登机是表示拒绝按照延误后的航班去乘坐。这不意味着航空公司可以宣告合同终止、宣布旅客的机票作废,因为这些应当由乘客来决定。乘客可选择退票,也可选择其他的航班。对前者,航空公司应告知退票方式;对后者则应按照时间最近的一次航班、最方便的原则给予安排。

蔡先生说,“不过,后来又来了南航的一位驻厦门的站长过来解释跟道歉,态度还算可以。我们要的也不是钱,飞机一般的故障我们也能理解,主要就是当时在机场的服务态度太差了,没人理我们,安排住宿也是很不及时,心情当然不会好”。

南方航空公司辩称,等待起飞时,昆明机场安排更换跑道,只有减载才能安全飞行。其他下机的乘客均由南航安排住宿,唯独盖先生拒绝南航的住宿安排,所以南航拒绝支付他的住宿费。

南航对此辩称,当日,飞机在等待过程中,昆明机场通知更换跑道,因此只有减载才能安全飞行。机组人员倡议旅客下机的同时,为下机人员安排了住宿,但盖先生拒绝去住宿。

如果航班延误是天气、机场、空管指挥等因素造成的,航空公司应该提供餐食、住宿,做好服务;如果延误是航空公司的自身原因,如机械故障、飞机调配等因素,航空公司应给予旅客适当的经济补助。机场方面应配合航空公司向乘客提供饮料、餐点等服务,并通过机场广播告知旅客航班延误原因,在合理时间内通知旅客或签转其他航班或者退票,避免双方矛盾激化。

航空公司:服务态度差是“沟通不够”

法院审理后认为,航班更换跑道以及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减载,均非航空公司的原因导致,南航不应对由此产生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盖先生等乘客接受倡议,应当取得相应的权利,南航赔偿盖先生200元损失。法院认为,南航作出允诺时应当将意思表达准确,以便于盖先生等乘客作出决定,而盖先生在做事时也要充分征求南航的意见,否则亦将承担不利的后果。由于盖先生自行安排住宿并支付住宿费未能得到南航的同意,所以法院驳回盖先生要求南航全额负担住宿费的请求,但南航应当按照其安排酒店的标准,补偿给盖先生住宿费300元。

南航认为,更换跑道的责任不在他们,而且他们为下机旅客安排了住宿,采取了一切措施,不应承担责任。不过,因当时机组人员倡议下机的时候同意给200元补偿,南航现在仍同意支付200元给盖先生,但对他要求的高额住宿费不同意。

据了解,一次航班延误通常都是耽误了整机乘客的行程,往往涉及上百人。但去抗争的乘客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而且多数人只接受了数目较低的赔偿,只有极个别乘客,因损失过大无法与航空公司协商,进而起诉至法院。

乘客:傻等近10小时等来200元补偿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新葡-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飞机到厦门后,南航解释是飞机超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