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资大型银行和中资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总计为92052.73亿元,环比下降573.53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总规模首次下滑。

所谓结构性存款是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者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的产品。

牌照资质上的“拦路虎”

此次《通知》称,银行机构从股权与公司治理、宏观政策执行、信贷管理、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风险、重点风险处置等五个方面开展整治,并第一次在文件中提到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指出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

  据中国证券报,商业银行已着手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有的银行准备将这一业务从资管部门移交到金融市场部门负责,有的银行暂停了帮助其他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格的同行发行相关产品的业务。

李明表示,暂时还不知道其他小银行是否也接到“通道行”通知。不过,一位外资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一般情况下,“通道行”会把所有同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的银行合作的业务全部暂停。他所在的银行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年初时与近三四十家银行有业务合作。在理财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该业务就被全部叫停了。目前,只有自己发行的结构性存款还有新增规模。

“大多数银行迟迟不能获取衍生品业务资质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市场上相关衍生交易人才的稀缺。衍生品交易员需要长时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需要长期在一线积累经验。”周毅钦向记者表示,“衍生产品交易员在大部分银行开出的薪水本身就比较高。对财力有限的总部在二三线城市的中小商业银行而言,50-80万年薪已经是行内的天价,但相比较交易员原有的收入,其实涨幅十分有限。除此之外还有个人职业规划得考虑。”

不过,王军认为,理财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的大方向是不变的。在资管新规时代,随着商业银行资管业务的转型,以及更多的专业化理财子公司成立,越来越多的个性化、定制化产品将不断涌现,更好的满足各类客户的多元化需求。

  结构性存款并不是“洪水猛兽”,按照国外的经验,真实的结构性存款未来仍然有一定的发展前景。但是投资衍生品市场对商业银行从业人员的要求比较高,大多数银行可能不具备这项能力,加之监管在这方面仍存在欠缺,需要进一步明确细则。

摘要 银保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据悉,理财新规落地当晚,就有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的中小银行接到“通道行”通知,暂停与其合作发行结构性存款。业内人士表示,要在竞争中抢占先机,商业银行必然要发展“真”结构性存款。当前,商业银行需要逐步提高金融研究能力和市场交易能力。

针对“高息揽储”引发的热议还要追溯到2018年6月,彼时银保监会发布了新版《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在合规经营要求中,相比2014年版本则删除了“禁止高息揽储”等话术,以顺应利率市场化进展。

一位分析人士还表示,去年颁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短期来看,结构性存款是中小银行负债端资金补充的重要手段,随着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趋紧,不具备衍生品交易业务资格的中小行或通过寻找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实现产品的发行,“未来银行在吸储方面可能出现分化,部分中小银行也可能会寻求其他方式,例如大额存单等作为过渡期保本理财的替代品。”他称。

  另外,有的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实际上是一种“假结构”。根据中证报的调查,银行为产品设定一个较低收益率和一个较高收益率,再为较高收益率购买一款期权。但该期权的触发条件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可以认为银行以期权费为损失给高息存款嵌套了一个假的“结构”。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银保监会正在制定结构性存款业务监管规定。业内人士表示,要在竞争中抢占先机,商业银行必然要发展“真”结构性存款。当前,商业银行需要逐步提高金融研究能力和市场交易能力。

而假结构性存款挂钩的衍生品工具基本是高度虚值,基本不会行权,费用也低,但一定按照高利率给客户兑付。中信证券分析师将其归结为两种方式,一是为衍生品工具设置不可能执行的条件,导致衍生品交易不可能触发;二是将观察区间条件设置的较为宽松,缩小最低与最高收益的差距,表现出类似固定收益的“刚性兑付”情况。

“当下,结构性存款虽然发展规模较快,但更多的是类保本的假结构,真结构并不多见,监管要发力治理,预计监管细则将会出现。”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规模增速有望放缓

2018年9月26日,理财新规发布要求“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没有衍生资质的商业银行被迫暂停业务,这项硬性规定成为诸多没有衍生品交易资质中小银行的拦路虎。“市场上存量的结构性存款并不能保证全部是有实质的结构,假结构可能占了一部分。现有的结构性存款发行主体以中小银行为主,这些主体银行很多缺失衍生品交易资质和投研能力。从发行难度和风险上看,假结构型的存款是存在的。”一位华东地区的银行资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监管强调结构性存款不真实、整治假结构存款变相高息揽储。也可能在为今后针对结构性存款出台的监管文件铺路。”

第三方数据显示,今年4月,结构性存款共发行548只,平均预期收益率上限为4.22%,与3月份基本持平;4月份到期的结构性存款共634只,平均实际收益率为3.9%。

更多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博士后、青岛银行博士后高绪阳曾撰文指出,在“假结构”模式下,结构性存款利率不是“隐性”刚兑,而是“显性”刚兑。2018年4月之前,其到期收益率通常高于当地利率自律组织约定的最高利率上限。此外,商业银行可能还需要付出产品构建成本。对于客户来说,它其实就相当于一款高息存款,收益率接近理财产品、但名义上仍是存款,对普通存款具有极大替代效应。因此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没有得到实质性降低。

那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格的银行将如何交易发行?据记者了解,主要还是依赖于有衍生品交易资质的银行做“通道”。若没有资质的甲银行想要发行结构性存款产品则需要通过有资质的乙银行签署委托协议,支付一定的前端手续费由乙银行进行投资。等到产品到期日,甲银行支付所有的通道费用,乙银行将期权投资获得收益转会甲银行,之后客户将获取对应得收益。一来二去间,乙银行创收了通道费用,甲银行也能“合规”得发行结构性存款。

2017年以来,同业空转、非标通道等业务受到严厉监管,银行存贷款业务受到不小的影响,加上负债荒并没有改善,为了支撑存款规模,银行另辟蹊径,开始发力结构性存款。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新葡-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银保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