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银行发布可转债中签率以及网下配售结果公

  日前,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了张家港行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申请。张家港行拟通过此次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5亿元,发行期限为6年,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该行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杨德龙说:“可转债有可能在股价上涨的时候转成股票,直接补充资本充足率,增加银行可流动股份。需要注意的是,可转债的摊薄作用是可转债在逐步转股后,才开始对每股收益有明显效果,不像直接增发融资容易造成较大的影响。”

中信银行表示,本次发行可转债的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从12月6日宁波银行公布的最终发行申购结果来看,此次100亿元规模的可转债已全部售罄。其中,原股东共优先配售79.11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79.11%;一般社会公众投资者网上申购20.89亿元,中签率仅为0.052%。

AT1 债券全称为( Additional Tier 1),即其他一级资本的资本补充工具。巴塞尔委员会对各类资本工具做了具体规定, 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对应工具主要为普通股,二级资本对应二级资本债 ,而其他一级资本对应的即为优先股。在转股之前,该融资工具呈现债券特性,即 AT1 债券。

更多

  以宁波银行为例,100亿元定增或可转债成功发行后,其资本充足率可提高1.84%,广义信贷增速相应提高4.5%,加上自身资产扩张速度的调整(一季度年化增速约为16%),在MPA框架下,宁波银行资产扩张的压力不大。

2018 年三季度报显示,截至 2018 年 9 月末,中信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 8.65%、9.46%、12.23%,较 2017 年末分别上升 0.16 个百分点、0.12 个百分点、0.58 个百分点。

  6日,宁波银行6年期可转债优先配售和网上申购结果出炉,100亿元的发行总量全部售罄,其中79.11%被原股东揽入囊中。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单就已落地发行的债券而言,这是今年上市银行发行的第二单可转债。此前3月份,光大银行发行了规模为300亿元的“光大转债”。

二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发行金融债,发挥主动负债能力,优化负债结构,降低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提升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三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发行专项金融债等方式支持“三农”、小微企业以及绿色产业等金融薄弱环节的发展。

  而此前,张家港行调整了可转债募集资金规模,由30亿元减少为25亿元。对此,张家港行解释为“综合考虑未来发展、各项业务规划等”。

  5月26日,证监会又出台相关政策就可转债、可交换债发行方式作出修订,将现行的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以解决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

2 月 27 日晚,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银行)发布《公开发行 A 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募集说明书)称,该行将于 2019 年 3 月 4 日拟发行 400 亿元可转债。本次发行可转债的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更多

非保本理财回表使资本承压

  近日,吴江银行发布可转债中签率以及网下配售结果公告,最终确定的网上向社会公众投资者发行的吴银转债总计为312958手,即3.13亿元,占发行总量的12.52%,网上中签率为0.51%。

  12月6日,宁波银行6年期可转债优先配售和网上申购结果出炉,100亿元的发行总量全部售罄,其中79.11%被原股东揽入囊中。就在两天前,江阴银行不超过20亿元可转债的发行申请也获得证监会核准。

" 目前市场处于底部企稳的情况下,但宏观基本面还没得到根本改善,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个纠结的时点,同时这也是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的好时机。" 董登新表示,虽然去年市场不断走低,投资者对可转债没有多大信心,但是随着春节前后市场的回暖,使得投资者的预期发生改变,对可转债产生了一定的信心。实际上,可转债是种进可攻、退可守的产品,其最大的优势就是既可持债到期获取固定收益,也可以在股市向好时分享股票上涨收益。

  此外,吴江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张家港银行拟通过可转债分别募资25亿元、30亿元、30亿元、30亿元。从募资额来看,上述10家上市银行拟募集资金量达到1895亿元。

对于银行陷入年年“补血”怪圈,某股份行首席经济学家对第一财经表示,当前市场上,银行的贷款往往比债券利率还低,再加上证券化的发行成本,这就导致了银行这类的信贷产品难以证券化,致使银行的资产规模只能不断扩张。由于银行业资产盘活的效率不高,这就倒逼银行在扩张的过程中,必须不断补充资本,以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

摘要:不少中小银行弃定增恋可转债 年内已有四家上市农商行可转债成功发行 最新发可转债的吴江银行中签率仅为0.5% 近日,吴江银行发布可转债中签率以及网下配售结果公告,最终确定的网上向社会公众投资者发行的吴银转债总计为312958手,即3.13亿元,占发行总量的12...

  资本充足率在银行MPA考核中越来越重要的同时,各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却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再融资的需求非常强烈。比如,平安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在股份制银行中均处于较低的水平,2016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4%;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成功发行后,若全部转股可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这是今年上市银行发行的第二单可转债,今年 1 月,平安银行发行 260 亿可转债,并创下 A 股迄今为止最高申购纪录。

  不仅仅是计划发行可转债的银行数量呈增加趋势,上市银行的可转债规模也是“巨无霸”级的。

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余经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与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工具不同,可转债转股后,可以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吴江银行发行可转债后,五家上市农商行中只有张家港行未完成发行,但其可转债发行申请已完成过会,五家农商行合计募集资金130亿元。

  杨德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今年可转债市场非常火爆,外部环境非常支持可转债发行。确实,可转债多次得到政策的支持。自2016年以来,证监会开始收紧再融资,包括鼓励以发行期首日为定价基准日,取消重组配套融资、延长股东锁定期,大股东参与定增必须通过直接认购。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因为当前金融体系的资金比较充裕,银行可转债也是安全度极高的资产,几乎不存在任何违约的风险,所以受到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热捧。

  今年上市银行发行可转债的热情不断升温,就在此前两天,江阴银行不超过20亿元可转债的发行申请也获得证监会核准。Choice统计数据显示,年内可转债发行申请获准的A股上市银行已达5家,其他分别是光大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宁波银行。此外,今年以来共有10家上市银行发布了可转债预案,计划募集资金1895亿元。

与发金融债“小补”相比,地方银行通过冲刺IPO输血资本金“大补”也已经增至16家银行。证监会披露的最新信息显示,新一年排队银行的数量已达到16家,较去年年初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两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

  至此,今年已经有四家上市农商行完成了可转债发行:今年一季度,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已经分别发行了可转债。此外,7月末,张家港行可转债发行申请也已通过发审会。

  2017年2月,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进行了修改,对定增的规模、投向和频率都有着严格的限制。一直以来,定增因为可以直接补充资本成为上市公司再融资的主要工具,但是定增有了一定的限制,一定程度上变相拓宽可转债发行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持有中信银行 84.98%A 股普通股的中国中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有限)将参与本次发行可转债的有限配售,并承诺认购金额不低于 263.88 亿元,占其可参与优先配售金额的 77.63%。该比例即为中信有限按照 A+H 股持股比例 65.97% 全额参与认购。

  据了解,宁波银行此次可转债发行计划去年年初便开始筹划,历时近两年终于落地。2016年1月,宁波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拟发行可转债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的议案,并于当年2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2017年11月24日方案获得证监会核准。

提高资本充足率,加强风险控制能力,满足业务发展需要,为成功上市创造条件。处于A股IPO排队审核状态的长沙银行,再次更新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称其增资扩股事宜已经获得监管部门批准,注册资本增至34.3亿元。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今年年底之前,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各家银行考核压力加大,补充资本动作也相对频繁。

摘要:发行 可转债 是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的渠道之一,今年以来,上市银行在发行可转债大军中异军突起。 12月6日, 宁波银行 6年期可转债优先配售和网上申购结果出炉,100亿元的发行总量全部售罄,其中79.11%被原股东揽入囊中。就在两天前, 江阴银行 不超过20亿元可...

值得注意的是,交通银行、江苏银行、浦发银行转债发行也已获监管部门核准,计划发行规模合计 1700 亿元。在黄志龙看来,2019 年银行可转债将作为各大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政策工具,预计可转债的发行还将持续火爆。

摘要:6日,宁波银行6年期可转债优先配售和网上申购结果出炉,100亿元的发行总量全部售罄,其中79.11%被原股东揽入囊中。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单就已落地发行的债券而言,这是今年上市银行发行的第二单可转债。此前3月份,光大银行发行了规模为300亿元的光大转债。...

而此前,东方资产董事会秘书、副总裁陈建雄层在银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2017上半年东方资产业绩增长情况看,净利润增长30%多,但规模增长不到10%,主要是受到资本金约束。

  不少中小银行弃定增恋可转债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不断强化监管力度,特别是在MPA的严格考核下,商业银行亟须补充资本,以满足资本充足率指标的严格管理。”吴琦说。

大股东参与认购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均计划以可转债分别募资不超过500亿元,为今年可转债预案发行规模之最。其次是中信银行,今年2月股东大会通过了发行不超过400亿元可转债的相关议案。平安银行也在下半年公告表示,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60亿元可转债以支持未来业务发展。

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对资本补充的需求逐渐提高,发行AT1债券的银行也从最初的四大行发展到A股上市的股份银行,目前不少城商行也加入发行的队列。

  券商研报指出,可转债在未完成转股之前,融资成本一般不足1%,远低于二级资本债和优先股。但转债计入核心一级资本需要跨过6个月的转股期,还需要满足条件触发相应条款方可完成转股。因此,可转债比较适合资本充足状况无近忧但有远虑的上市银行发行。

  事实上,2017年以来,多家银行正计划或者已经完成资本补充的融资计划,其中就有10家上市银行发布了可转债预案,计划募集资金1895亿元。而过去十年中,仅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民生银行发行过可转债,合计850亿元。不管是从计划发行可转债的银行数量看,还是上市银行的可转债规模,都持续走高。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 A 股市场有望在震荡中逐渐走出底部,一旦股票市场出现向上行情,或成可转债市场整体向上的最大动力,价格弹性更大的可转债品种会越发吸引投资者的关注。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图片 1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可转债发行比较灵活,没有定增周期的限制,且成本更低,中小银行比较青睐。

  杨德龙认为,政策支持是可转债持续走高的外部原因,使得银行可转债申请比发行股票更容易;而对于银行内部来说,发行可转债是减轻财务支出、补充资本充足率的最好选择。

中信银行是国内改革开放中较早成立的新兴商业银行之一,也是中国最早参与国内外金融市场融资的商业银行。

而随着2017年金融去杠杆和资本考核趋严政策,无疑更加大了银行资本充足率合规压力。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新葡-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吴江银行发布可转债中签率以及网下配售结果公

相关阅读